查看: 22|回复: 1

临洮马家窑:华夏史前文明的高地(二)

[复制链接]
选择身份
协助员

249

主题

290

帖子

290

积分

定西市

积分
290
发表于 2018-6-13 14:40:0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临洮马家窑:华夏史前文明的高地(二)
樊柳青  丁陆军  文/图
这里面并没有马家窑时期的概念。“马家窑”去了哪里?

安特生的仰韶情结非常浓郁,以至于只要是彩陶,他必归仰韶。被安特生异常钟爱的马家窑和半山,被命名为甘肃仰韶。无彩的素陶比如齐家,被认为是陶器的初级阶段,年代最为古早。

人类童年的记忆,难免模糊甚至错乱,安特生的发现之旅刚刚开始,免不了一脚踏进错综复杂的冰河。但紧接而来的另一位考古界的重要学者的出现,将为我们再次洗去岁月尘沙,细细讲述临洮马家窑的过往。

“马家窑文化”的诞生

继安特生21年之后,又是人间四月天,夏鼐先生来到临洮:“向下一望,风景颇佳,远山如屏、洮河如带,新添铺等村落星布罗列于农田阡陌之间。”

“余初来临洮时,柳初吐芽、桃李含苞未放,远望如绿烟红绡。今则桃李盛开、柳条迎风,听洮河水声潺潺,颇有江南风味也……归途几迷路,一人独行踽踽,暮色渐深,抵边家湾天已黑矣”。海归洋先生仔细地体察着西北大地的动人之处。他对这片土地的内涵,充满了期待与爱意。

这一天,夏先生“晨间食洋芋、饮开水,下一餐食苞谷饼”,从辛店居所出发,步行田野调查。途经康家崖、南家湾、上杜家、结家沟、宋家庄、下杜家、核桃湾、梁家堡、杨家坪、刘家沟门机场北首、大沟、新添铺、师家庄、三十铺、皇后沟、由渡口至边家湾。他一人以独立的学术精神,不畏寂寞艰辛,调查取证。

此时的夏先生,通过更为严谨规范的田野发掘作业,进行精细研究。他掌握的现实资料使他对安特生“先齐家,后仰韶”的六期断代产生重重质疑。

阳洼山齐家文化墓葬填土中,再一次发现了两块甘肃仰韶文化(半山)彩陶片。甘肃仰韶和齐家文化的层位关系被证实。

齐家灰层中的仰韶彩陶片,表面残泐,也就是有水吃碱锈,似乎在齐家时期就已经是件古物了。齐家之器多显现Metal type金属线条,胎壁也极其薄,腹部有折角线条,且有一器物有焊钉形状物体,似乎当时已经有铜物质。

据此,夏先生做出了“齐家晚于仰韶(半山)”的大胆推测,形成了“这次我们发掘所得的地层上的证据,可以证明甘肃仰韶文化是应该较齐家文化为早”的论断。

一个近20年的学术问题得到了修正,正确的年代体系也确立起来:河南仰韶文化从东向西发展,出现了马家窑文化,然后才有齐家文化,彻底动摇了中国文化西来说的基础。

洮河流域的收获不仅止于此。

寺洼遗址发掘工作也进行完毕。夏先生当年在临洮的发掘工作,基本是沿着安特生的足迹走的,不过他解决了安特生遗留的诸多问题。他认为寺洼于辛店同时期或先后不远,但二者为不同文化,证据为分布不同、陶器不同、埋葬风俗不同,与中原西周同期,但二者之民族,似皆非汉人,因其葬俗非常特殊。

在修正了甘肃仰韶和齐家期的先后关系之后,夏鼐基于临洮寺洼山的发掘,提出了区分“甘肃仰韶文化”和河南仰韶文化的洞见,在1949年发表的《临洮寺洼山发掘记》一文中,他认为安特生所说的“甘肃仰韶文化”与河南仰韶文化多有不同,“不若将临洮的马家窑遗址,作为代表,另定一名称”,从而提出了“马家窑文化”的命名。

在此基础上,后来又有裴文中、张学正、石兴邦、谢端踞等众多学者逐步加入马家窑文化的讨论,并明确了一些学术观点:马家窑文化是独立于仰韶文化的西北地区的史前文化,马家窑文化和仰韶文化之间存在着发展演变的关系。彩陶方面,仰韶晚期经过石岭下类型发展为马家窑类型。

住在马家窑

女娲的娲、青蛙的蛙、娃娃的娃,其实是一个字,但是女娲是神,要另辟一个具有神格的字给她用。她是母亲之神,主管生育。她是胜利女神,死而复生(冬眠)。她是水陆两栖迎战死亡之大洪水的蛙之神。

女娲们被创造出来,主要是对女性生殖能力的直接崇拜,而且这种崇拜是实用主义的:当时的人们寿命不长,高死亡率,所以,只能生得快。这种崇拜必然的出现在新石器时代的陶器上。

因为陶器,文化留下足迹,于是我们在那些荒古的遗物上看见女娲隐约的微笑。到了后来,我们还能看见身为女娲的管家和祭司的伏羲,头戴羊角礼冠,出现在辛店彩陶上。再到后来,炎帝和黄帝这些牧羊的族系纷纷走出陶器,有了口口相传更为缜密动人的传说。

马家窑身居两个古史系统当中:一个在传说史料中,一个在史前考古资料中。迫切需要一种有效的方法达成二者之间的互证与互释。

韩建业教授认为炎帝的部族后裔住在这里。

通过发现古史中战争冲突痕迹在考古学上的反应,通过发现大量陶器在不同地域的出现,印证的部族集团辗转迁徙在考古学上的反应,考古学家小心地求证马家窑人的属性和面貌。

仰韶文化后期,中原腹地文化核心地位降低,在晋南、豫西一些文化类型的身上,再也看不到庙底沟类型那种澎湃的活力和开拓精神,不再具备向周围扩大地区不断施加影响力的充沛能量;仰韶文化各类型,尤其是处于边缘的类型间,失去了彼此紧密联系的基础,降低了对外文化影响的自愈能力,只能朝不同的方向各自发展。华夏集团暂时处于相对的低谷时期。这时的华夏集团总体上仍然应当是炎帝和黄帝族系的延续,二者大体仍然以黄河为界,不过由于不断的交流,局部更加地复杂起来,首先渭河中下游的仰韶文化半坡晚期类型、甘青宁地区的马家窑文化石岭下、马家窑类型仍应该属于与炎帝有关的姜戎族系。甚至,考古学家也在期待着马家窑文化带的那些“传疑时代”的类似于女娲的古史,能够被考古研究一一印证。

彩陶那些事儿

几千年前的风和云早已吹散,几千年前的一粥一饭、一件衣裳早已化为尘烟,几千年前的巢居茨屋旧迹难寻,几千年前的爱情或者嫁娶的瞬间,都有着无比的距离感,就连想象,一时也难以到达它们面前。

不过,彩陶宠辱不惊地跨过几千年,站在你面前,告诉你一些秘密,于是你感知到了几千年前的色彩、温度和容颜。

半坡陶器底部有着麻纹、席纹,这些陶器刚刚捏制好的时候,曾经放置在纺织品或者编织品上,留下了清晰的印痕,清晰的就像今天早上的事。

而纺织用的陶轮在那时候非常普遍,柳湾出土的缝补用的骨针,大小号都有,最小的等同于今天的缝制被子的钢针,它已经在缝制一些精细的纺织品了。

织物上,或许也有纹饰,除了一些禁忌的图腾,水波纹、三角纹、网格纹等等有可能装饰在了他们的服饰上。

而至于款式,相信一定差不到哪里去,你看看传世的那些陶器就会知道,黄金比例分割早已纯属掌握,协调、匀称、富于变化,所以他们的设计师发布的服装流行趋势,或许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

这样的他或她,臂上饰有陶环,胸前垂有骨饰(或玉?),腰间配上马家窑铜刀,行走在洮河流域、黄河上游,文武兼备的明朗气质,堪称青年才俊,一定会和今天的人们一样,吸引异性的爱慕的眼光,一定有诗歌吟唱……

距马家窑遗址直线距离不到190公里的青海喇家遗址,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大型聚落遗址,除了齐家文化,还一前一后贯穿了马家窑、辛店诸文化的特征。

2002年在这里发掘出土了距今约4000年前的一碗“二细”。齐家红陶碗倒扣于地面,揭开陶碗时,卷曲缠绕的面条似乎仍然保持着新鲜、挺拔的状态。这是用小米制作的面条,面条的粗细正是今天我们熟悉的二细,非常均匀,小米没有黏性,很难做成长面条,但有可能跟饸饹面制作方式相似。那么,我们不知何时被灌输的茹毛饮血的印象,也被陶碗中这一碗面不攻自破。先民们掌握的某些基本生活技能,跟今天的我们很接近。

瑞典远东博物馆名为K-11038-005的半山陶制人头型器盖,被认为是洮河流域半山地区出土。这个萨满人头像,脸上有纹,头后有蜿蜒爬行的蛇,双眼有神,似乎要对我们诉说什么,也似乎在平静地鼓励我们让它诉说……

因此,原瑞典远东博物馆馆长马思中说:“这里的每一件彩陶都显示了惊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。如能跨越时代,与创造了它们的这些先祖见面,他们一定非常智慧,一定会与我们谈笑风生。”

“半山头人”自1929年瑞典远东博物馆开馆以来即被陈列。安特生为他起名“半山头人”,因为他地位尊崇,他的墓葬里有多件大型的华丽的半山彩陶。

也许,这些彩陶除了和平时期的物品交换,它还是战略储备资源,用来进行部落联盟之间的经济、政治、军事、文化的平衡。

直到今天,考古学家仍然没有一个定论,彩陶上这些流畅飞扬的纹饰,是毛笔画的,还是芦苇芯儿画的,或者是其他的工具。但有一点是必须要肯定的:马家窑彩陶应该是在整个社会安居乐业的状态下创作并出品的,人类的一切都处在蓬勃向上、激情涌动的上升期,从纵情想象、流畅恣意的汪洋画作中就可以看得出。

为什么是洮河

1945年夏鼐先生于兰州黄河流域进行田野调查,在《兰州附近的史前遗存》一文中提到:“就洮河流域所得的经验而言,彼处史前遗迹的分布,实较兰州附近稠密得多。”

洮河流域分布着稠密的历史文化集群,史前遗址有580多处,最著名的便是马家窑遗址。马家窑文化因首次发现于临洮县马家窑村而得名,除此之外,洮河中下游谷地两岸的一二级台地,是寺洼、辛店、齐家、半山文化的命名地。临洮境内,文物古迹众多,有不可移动文物163处,其中90%以上是史前文化。

今天的人们面对美好的假设,更为理性,希望看到的是完整详实的证据,而不仅仅是逻辑连接。

马家窑期,不同遗址的彩陶胎质成分具有高度相似性。很多边缘遗址的彩陶都是“进口”货,当地几乎不生产地方类型陶器。

到了半山期,它的聚落分布范围比马家窑期聚落分布范围要小很多,遗址数量明显减少,大的遗址还是分布在洮河、大夏河一带。洮河流域的彩陶所谓“磨光硬彩”,非常有质地感,精美异常。但一些边缘遗址的彩陶,胎质细腻程度、光泽感、鲜明度与中心化大遗址的相去甚远,当时有人已经开始模仿和复制彩陶了,本地化生产出现。当然这些遗址也还是有一些和中心遗址工艺、品质一样的彩陶,应该是通过物品交换得来的。

马厂期的彩陶数量没有马家窑期的多,遗址分布的中心开始出现在兰州、大夏河、青海、河西走廊。有趣的是,本地人自己做的彩陶占到了相当数量的比例。窑温不同、画技不同、陶泥不同、陶衣能见度不同、制作习惯也不同,总之化学元素的特性有了很大不同。

人群迁徙、技术传播、物质交换、文化交流,史前的洮河流域似乎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安宁寂寥,它是一个大通道。

洮河谷地东南接渭河源头,西接大夏河流域,南是湟水,再南便是川西,北是黄河流域,再北是河西走廊。逐水而居的史前先民沿着水域路径往返于洮河谷地这个汇集点,进行各种动因的交流,洮河谷地怎么可能不繁荣不发达呢。而有着马家窑文化特征的遗址数量达到2000多个,这个惊人的数量也证实着洮河谷地这个中心遗址向周边传播、扩散其影响力的强悍实力。

仰韶文化突然衰落的时候,马家窑文化蓬勃兴起,然后齐家文化打开了青铜时代的大门,人类前行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、坚定、响亮,人类之少年时代结束,在青春的号角声中“国家”诞生,时间也准时从“史前”进入“历史时期”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选择身份
网宣员

905

主题

2万

帖子

2万

积分

张掖市

积分
29516
发表于 6 天前3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阅读学习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